乔治-克鲁尼 马特-戴蒙 钱德尔谈《十二罗汉》

编辑:柏杨- 热度:142℃

  问:你们都拍过急智片。那你们会不会把整个故事弄得更迂回曲折?

  布拉德·彼特、凯瑟琳·泽塔琼斯、制片人温特洛布访谈

    马特·戴蒙:也不尽然。

  马特·戴蒙:而且,我们在电影里加入了一个新的中心角色,让他来抓我们。所以,如果我们看起来是侥幸逃脱的话,从结构上看就削弱了这个角色。你希望她能够比我们领先一步,你希望她是强大的。你应该希望文森特的角色同样也是强大的。

  唐·钱德尔:我想捉弄一下那些容易犯错又自以为是的观众,这次实在有很多搞笑的东西。


  问:对你们而言安排一个现在这样的结局是不是有些危险,这样做是为了让电影从某种程度上更为创新而不仅仅是模仿它的前作?

  唐·钱德尔:(叠画)我们不得不付……哦,不,此举确实慷慨。

  乔治·克鲁尼:布莱德这家伙对我干了件卑鄙的事。当时我们在罗马,大家第一次准备去意大利,布莱德有个备忘录上面记录了一些对意大利观众说的意大利文,上面写着:克鲁尼先生会感激不尽的,如果你们答应称呼他为丹尼罗汉或者罗汉先生,另外千万别看他的眼睛,还有……听起来好像我真的就沉浸在角色里一样。大约一个月后,这一套居然起效了。无论我走到哪里,他们就像这样说:“好的,罗汉先生。”(笑)我把此事公诸于报纸,就好像我是个悲剧女优一样……

  乔治·克鲁尼:事实上在拍摄过程中也没什么友谊。也不是这么说,其实我们一起度过的时光是很精彩的,要知道,那几位都是很有意思的人。

  乔治·克鲁尼:对,确实很爽,我们必须说,确实很不错。我们都喜欢这样,这就是我们为什么会继续做续集。我们确实很喜欢这感觉,因为我们获得了更多的创造性。要知道,如果只按照他们要求的来干,实际上却常常会和他们背道而驰,而这次,加入了很多新鲜。

  唐·钱德尔:我想这时并没有更多了解任何人的必要,但实际结束时我对每个人都更近了一步。那就是这戏cool的地方。第一天我们回芝加哥工作,大家在一起坐了两个小时来回顾以及重新认识。然后,在几个小时之后,我们混得熟了见面也就会说,“我们今天去拍片么,今天要工作么?”我们都很自然地在一个地方,也一起吃午餐。

热门标签:

友情链接: 万博平台  娱乐新闻网